神奇歐巴桑的 「暖心南礪」重新找回社區的凝聚力

文/李宜芸


暖心南礪是中山明美家的一個小小會議室。


如果問我,「暖心南礪」跟其他介紹過的居場所有什麼不同之處時,我想就是一種「鄰居」的感覺。

從宮森咖啡、る・ふっくらん麵包店、夢生民、凪之家,再到今年新訪的古書店、ガチョック等等,這幾個希望與社區各式各樣的人們共生的實踐場域皆佇立在平凡、寧靜的社區之中,而「暖心南礪(ほっこり 南砺)」的創辦人中山明美女士更像是住在你家旁邊熱情的鄰居太太,爽朗直率,走在路上碰到會相視而笑,偶爾問問家中孩子、長輩、小動物們,可能會在不預期的時候按門鈴送一些農產、土產給你,甚至熱情招呼你到她家坐坐。

中山明美的家就是一個隨時歡迎鄰居坐坐的空間 — — 「暖心南礪」,這裏原先是中山女士家中的一個閒置的會議室空間,三十年來中山女士與先生經營著一間公司,承接市政府的業務,後來家中長輩罹患失智症,夾在育兒與照顧高齡長輩的高度壓力中,夫妻兩人身體狀況也出了問題,中山女士陷入深深的憂鬱卻無處可以訴說:「我沒有地方去諮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不知該找誰談。」


2012年中山女士夫婦決定退休,停掉經營已久的事業。2013年中山女士參加南礪市舉辦的社區營造講座,2014年與社區居民溝通想法,開放了家裡的會議室,成立「暖心南礪」。

進擊的歐巴桑 創造安心傾訴煩惱的空間

「社區高齡化率愈高,經歷跟我一樣事情的人會愈來愈多,所以決定開放這間會議室,讓大家有一個聚集討論事情的空間。」中山女士坦言,她們所在的福光新町,高齡化率高達37.5%,辦理社區活動時常面臨人手不足的情況。

投入一年多後,中山女士參加當時山城清二教授與南礪市民病院院長南真司醫師所舉辦的「大師講座(現名社區醫療設計)」找尋經營「暖心南礪」的靈感。當時在課程最後,她提出了宣言:「在地小客廳、咖啡家家酒」,希望創造大家都可以在熟悉環境保有自我,大家都可以安心跟中山女士商量任何問題的空間。

暖心南礪採取會員制,定期舉辦社區活動、沙龍,包括藍染、織布、作畫、園藝,甚至為了增加男性參與度,定期會邀請市長一起做蕎麥麵,暖心南礪也可以做照護諮商,為來這邊的朋友提供政府資源、減輕家庭照顧者的負擔。


許多活動是社區集思廣益,社區需要什麼,就辦什麼。


自己社區的問題自己來解決,這也是山城教授辦理大師講座希望達到的目標。「我們所看到在地問題,不外乎是醫療、長照、社福,其實解決方法就是在地的營造……暖心南礪可以是一個上課空間、互動空間,我們討論生與死、生活智慧,藉此強化社會在地力量。」中山女士說。

看著中山女士一路走來的南真司醫師說:「我們發現,現階段的問題沒辦法只靠政府或醫療,因此努力建構社區互助系統。像中山女士一樣有理念、有行動力,邀請很多人行動的人,其實不多,但是透過暖心南礪可以證明,不需要透過金錢換取需求,在這裡居民彼此照顧彼此,這樣關係讓人感到幸福。而中山女士發自內心為居民做些事情,實際上最開心、也變得活躍的是中山女士。」

去年實地拜訪暖心南礪時,一位社區的長輩告訴我們暖心南礪對社區的重要性:「以前我們社區有婦人會,有各種各樣聚集在一起聊天交換意見的空間,但婦人會解散後,社區力量就消逝了。暖心南礪成立後我好開心,雖然只是聊天、交換意見,但這件事情非常開心。」

「人的幸福是來自周圍環境建構出來的。」中山明美說。「暖心南礪」或許某種程度拯救那個多年前因為照顧問題苦惱著的中山明美,更期許透過暖心南礪的實踐,讓更多社區的居民或者女性看見,即使社區自治組織逐漸瓦解、人心疏離淡薄的現下,自己也有能力社區營造,創造社區的幸福。

Yukiko每每提及中山女士就說,她是位神奇的家庭主婦,手中的小小手機可以直通醫院院長、大學教授甚至地方市長。但我想,不管台日,只要地方的歐巴桑多伸出一隻手來關心社區的事務,每一個歐巴桑都可以是神奇的家庭主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