ガチョック(GACHOK) 經營Youtube頻道來陪伴大小凹凸

文、攝影/李宜芸

從加藤女士、中山女士、川向先生等,素人的實踐似乎是中高齡退休後的嘗試。研討會隔天我們來到三位大我1、2歲的男生的據點「ガチョック」,一樣是在住宅區,一樣是一般的民宅。走進去發現據點的空間很簡單,但很乾淨。


三個男生分別是澤田啟輔、有岡、瀨川,三位分別擁有社會福祉士、精神保健福祉士、教師證照等,原先擁有穩定如公務員般的身份,但在服務需要支援對象的時候,發現不少真的貧困、需要幫助的人卻因為資格不符無法申請生活保護,他們感到很困擾,不知如何協助時遇上了人間的宮田先生,宮田先生說:「這些你們無法幫忙的人就全部交給人間吧。」(多帥氣啊)

三位男生心裡很矛盾、糾結:「為什麼我們領著薪水無法協助這些人,但宮田先生沒有領薪水,卻能夠幫忙。」

我相信在組織內部工作,必定需要依照一些標準與規範進行,才能夠更有效地將資源提供給最需要的人。然而許多快掉出社會保護網的人們卻因此漏接,也很有可能因此持續往下墜。而在此階段快要抓不住網子的人們,可以在社區怎麼協助他們?也的確是台灣需要去思考的地方。

總之,他們心中的疑惑與矛盾加深,決定離開組織工作,找了間房子開始營運ガチョック。邀請自己以前的個案來到這個空間、加藤女士、市政府也會轉介一些個案過來空間。

其實做一個「居場所」是沒有任何「生意」可言的事業,甚至對於陪伴這些大小凹凸這件事,也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當然也沒有任何的「經營多少人次到訪」、「陪伴多少人走出、找到工作」等等效率或成績或KPI可言,但看起來,社區就是需要。

三位男生在營運空間上的餘裕是不足的,也不同於加藤女士可以做出世界一番好吃的料理,澤田甚至要到Costco做麵包打工,而營運這個空間的費用,則是透過「拍影片」、期待成為有大量粉絲的Youtuber來經營空間。


這個空間同時有進行「就勞支援」,也就是協助障礙者就業。過去對於「就勞支援」的想像,可能是在空間中,大家一起摺著紙袋或者反覆做著同樣事情的工作,或者如平井女士的る。ふっくらん,讓許多障礙者在麵包店工作。然而其實政府並未規定就勞支援的內容與工作範圍,因此三位年輕人則將他們經營youtube頻道的工作設計成就勞支援的一環之一,邀請空間裡需要工作收入的大凹凸,協助頻道內容更新,並將經營頻道的廣告收入,回饋給大凹凸。

就如同看起來有點跳痛的就勞支援設計,ガチョック名稱來源也是陰錯陽差,ガチョック是日本幾十年前一個電視兒童節目的兩個玩偶名稱的合體,但是後來發現名字取錯了,陰錯陽差成了一個尼泊爾城市的名稱,那就這樣吧。

三位男生在事業穩定、甚至有大好前途的當下,離職經營ガチョック,在台灣都不一定是家人、社會可以接受的事,更何況在日本。對於這樣的社區設施,民間與政府可以有什麼樣的方式協助與支援願意投入心力的年輕人以及依賴這個空間的大小凹凸(不只ガチョック,也包括一直持續用自己力量經營空間的宮田先生),真的是不容易的事情。 最後幫忙打廣告一下,三位男生的頻道名稱是「ガチョック」、「gachok music」,喜歡頻道的話歡迎訂閱點讚開啟小鈴鐺(燦笑)(youtuber上身),而且想支持空間就必須要把前面的廣告看完呦。只是,這個頻道經營的內容遊戲實況可能不是我平常會關注的內容,或許要往電動宅宅的路線來宣傳發布了。